?

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準帝戰


  “你不過為一個仆人而已,也敢自恃為至尊,對我嘶吼?”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內,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,非常的不快。

  身為一個將成道者,在zhè一世,將會綻放出最為璀璨的光彩,除卻古代至尊外,他可號令整piàn宇宙。

  而今,就是真正的古代至尊也不能zhè般輕視他,會給予一定的尊重,而一個無頭qí士卻zhè般喝斥,視他如無物,讓他感覺欺人太甚。

  “在禁區面前少擺你的神庭之主的地位,漫說你還未成道,就是真的是一尊大dì來此又如何,你算什么東西!”

  無頭qí士話語相當的尖刻,根本就不講一分情面,甚至有些刻薄,但是卻說的很自然,很認真,絕不是故意羞辱。

  因為在他看來,zhè就是事實!

  “哼!”dì塔中傳來一聲冷哼,整piàn天地都一陣顫栗。一股威壓向前洶涌而去。

  頓時間,人喊馬嘶,那無頭尸體一聲大吼,向前殺來,dì氣滔天!

  無頭qí士身穿黑色鐵衣,高大而神武,手持黑色而冷冽的戰矛,有懾服天地之姿,可惜沒有頭顱,在其頸項處沾染著不少血水。

  在他的坐下是一匹高大的石馬,搖頭擺尾,昂首長嘶,強大駭人,碗口大的石蹄子,每一次落下,都踏裂虛空。

  zhè一qí人馬向前沖來,震動了整piàn東荒大地,雖然殺機被不死山所阻,給限定在zhè里,但是依然有一種氣息鋪天蓋地,不毀萬物河山,但卻能席卷人世間。

  dì戰!

  所有人都驚呆了,全都望向那個區域,簡直不敢相信zhè一切,舉世震驚!

  雖然大多數人都沒有見過dì者,也不曾感受過那種波動,但是僅在zhè一瞬間而已。他們就知道了,那就是dì者,與眾不同,有一種超越輪回的力量,讓他們的潛意識覺醒,意識到了zhè個等階。

  “發生了什么,真正爆發dì戰了嗎?”眾人驚悚了,全都不可思議的眺望。

  若非不死山阻住了殺機。zhè個世間注定將會血色洪水滔天,萬靈尸骨成山,太過恐怖了,zhè就是dì者,不可抗衡。

  “zhè……應該是真正的準dì戰!”

  有大圣做出了判斷,心驚肉跳,沾了一個dì字,真的可以用dì戰來形容,遠勝過他們。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。

  而葉凡如果在zhè里也一定會震驚,真正的準dì怎能是老螣蛇可比的?說它有那樣的實力,實在是太抬舉了。

  準dì。沾有一個dì字□后真的是天地之差了,那是一piàn嶄新的天地,不可超越!

  轟隆!

  不死山那里,無頭qí士一人出手,如千軍萬馬奔騰,附近大荒無恙,但是早已撕裂了蒼穹,打到了域外,讓諸多小行星炸碎! ▲
  他坐下的石馬。有很多部分都化成了血肉,恐怖滔天,無以倫比,也在釋放一縷縷恐怖氣機。

  zhè一戰,若是換上大圣來此。絕對都全滅了,來多少死多少,根本就不夠殺!

  而zhè還僅是準dì而已,并非真正的大dì呢!

  嗡隆一聲,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落下。不斷放大,將無頭qí士與那匹戰馬壓的抖動不已,虛空炸開。

  zhè是不可承受的dì威,是一種浩大的威嚴,神庭的dì主動怒了,不再顧忌不死山生命禁區,開始強勢出手。

  無頭qí士并非至尊,只是被封印下來的一個仆人,守護不死山中心重地的門戶,雖然至強,可以橫掃人間敵。

  但是,dì主顯然超過了zhè個范疇,zhè種力量不屬于人間,快堪接近至尊了,不是他所能鏟滅的!

  嗡隆!

  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劇烈搖動,三十三層塔身與三十三層天像是凝結在了一起,有毀掉漫天星辰之力。

  且,母氣如星河,共有三十三掛,茫茫一piàn,砸落下來,每一縷都重若億萬均,非人力可承受。

  “吼!”

  無頭準dì大吼,坐下的圣靈馬亦發出神威,與他共同抗衡,可惜還是差了一籌,對抗○不了。竟被壓的渾身龜裂,連那黑色的甲胄都要崩開了,而那桿戰矛也是哀鳴不已。

  哼!

  突然一聲冷哼傳來,自那不死山最中心的神秘古地震出,整座dì塔如閃電劈擊,一陣劇烈搖動,永恒藍金光華◇大盛,斜飛了出去。

  無頭qí士掙脫了出來,渾身血氣燃燒,剎那復原,又要沖來。

  但是,禁區內一道神念阻止了他,而且有一道宏大的波動親自而出,向著dì塔壓來,讓zhè里隆隆而動。

  神庭之主頓時心驚肉跳,大喝道:“我并無冒犯之心,也不想與你們結怨,不過是路徑此地而已,何需如此咄咄逼人?!”

  “有還是沒有你自己清楚,連不死山的神藥都想覬覦,你還將古代至尊放在眼中了嗎?”無頭qí士冷漠的聲音傳來。

  而今,古代至尊已經蘇醒,已經不是過去,神藥重新有主,不能容忍任何人來此褻瀆與彰顯自己的威嚴。

  在無頭qí士看來,dì主zhè是在向宇宙中的諸多強者彰顯自己的實力,為日后統一大宇宙鋪墊,必須要反壓回去。

  嗡隆!

  大道波動恐怖,席卷諸天星辰,域外的諸多星辰都顫栗了,而zhèpiàn大地卻被定住,不曾有一絲的搖動。

  凡人不知,可是諸圣卻感受分明,從頭涼到腳,zhè種威勢太過可怕了,超出了他們的理解,拿什么去爭斗,永生永世都沒有希望。

  仙路若是開啟,他們連渾水摸魚都不行,也只能等待古代至尊進去后才能行動了,差距真的太大了,zhè是云泥之別!

  dì塔哀鳴,簌簌顫抖,上面出現裂紋,當中的dì主也擋不住,將被拘禁出來。

  “砰!”

  一道光影直接被扯出,而不死山中的存在都沒有現身,遠在古地中,就有zhè樣的蓋世神威。讓人震撼。

  zhè道身影很朦朧,甚至有些虛淡,并不真實,zhè就是dì主,zhè不是他的真身,只是一道神念而已!

  在zhèpiàn區域的大圣又一次驚憾,zhè個dì主也當真了得,真身未來。神識就有zhè般蓋世之力,可敵無頭qí士,太讓人震撼了!

  難怪神庭之主zhè般底氣足,真的很強,真身若來,難道還真能與古代至尊一戰不成?

  不死山中的至尊并沒有立刻出手滅殺他,而是在觀看,似是覺察到了什么,波動并未立即壓上前來。反倒掃向了遠方。

  “前輩至尊,我無意冒犯,zhè一切都是誤會而已。”在zhè一刻dì主的姿態很低。認真解釋。

  然而,無頭qí士卻很反感,他世代守護在此,最恨zhè樣的人。

  不死山中的至尊一句話都沒有說,似乎是自恃身份。最終他出手了,一縷波動襲來,有天地大道碎piàn直接臨時組成了一個大手,一把將dì主的zhè道神識抓住,就要粉碎。

  眾人駭然。zhè位禁區之主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,就要將zhè個擁有準dì級戰力的神識滅殺了,太過恐怖,懸殊巨大。

  “我道你一聲前輩至尊,但并不怕你!真以為你還是昔日的成道者嗎?”神庭之主以神音大喝。竟然很是強勢。

  所有人都呆住了,竟然有zhè樣的人,敢喝斥古代的至尊,太過讓人震撼了。

  “你zhè是在挑釁至尊的威嚴嗎?!”無頭qí士大喝。

  “什么至尊,真正的大dì與古皇都死了!”神庭的主人大吼。聲音震動整piàn北斗星域,驚的所有人都發怔。

  zhè是何意,他在否定所有生命禁區嗎?

  那只由天地間的大道碎piàn臨時化成的大手并沒有立刻攥下去,而是任他說出來,波瀾無驚,耐性極好。

  “我承認,當禁區主人拼命,可以回到從前的至強狀態,依舊會天下無敵!但是他們敢嗎?能有一次、還是兩次那樣的機會?事后會發生什么,他們自己心理清楚!”神庭之主大喝。

  zhè無疑是震撼性的消息,尋常人怎會了解zhè些,根本就不知道,想不到zhè樣一位將成道者將此中的秘密道了出來。

  “在平日間,他們縱然比我真身強,也不會是天地之差別。他們重登昔日最輝煌之巔,也只會在仙路開始時才敢揮霍,在此前真敢去那樣殺我真身嗎?不敢!我與你們井水不犯河水,并不想為敵,若是相逼,吾亦無懼!”

  神庭之主放狠話,完全是豁出去了,zhè個世間恐怕也唯有他的zhè個即將證道的人才敢如此說!

  “噗!”

  不死山的主人用實際行動做了回答,那只臨時的大道手掌合攏,直接將他的神▲識碾成了碎piàn,化作了飛灰。

  太過強大了,蓋世無敵!禁區之主根本就無法抗衡,zhè般強大的dì主都沒有讓他動彈一下,直接以天地間的道則碎piàn抹殺掉了。

  無頭qí士就要上前,○○取走那座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,收進不死山中。然而,就在zhè一刻就有數道強大的神念探來,如洪荒神魔,似仙界至尊,震撼的他都忍不出顫抖。

  不止一位至尊出手,要抓走由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,毫無疑●問皆來自各大生命禁區。zhè是仙料,讓古之大dì一級的人都要動心!

  轟!

  然而,不知道是誰牽引,將此塔震飛了,且應該不止一股力道作用在上,直接自中域打進了南域。

  此塔發出刺目的藍光,永恒不滅,璀璨奪目,像是燃燒起來了一般,竟然砸進了荒古禁地中!

  顯然,有至尊要掂量易主后的禁區實力到底如何!

  “啪!”

  超乎所有人的想象,荒古禁地中的女子根本就不在意,不想奪塔,不趟渾水,而是一巴掌扇了出來,聲音清脆。

  而后是炸裂的聲響,永恒藍金鑄成的dì塔崩碎了,化成一大piàn藍色的光雨沖到了域外,將諸多星辰震成齏粉,消失在宇宙深處!(未完待續)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免責聲明 - 網站地圖

2009-2018,sunbet官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申搏sunbet_sunbet官網_菲律賓sunbet官網歡迎您*全文在線閱讀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豫icp備10207373號-1
网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