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第四百六十五章 駁斥


  第二更,求粉紅。

  ******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****

  連蔓兒撫額。

  “不是都說了,讓繼祖哥和大姑伺候她。她一個人,有倆人啥別de活都不用干,專門伺候她。她還有啥不足de,還用叫你們?”連蔓兒就問連葉兒,“那三伯娘去了沒?”

  “我娘聽我爹de話,想要去。我攔著沒讓她去。”連葉兒一邊說話,一邊狠狠地將一個小石子踢飛出去,“我和我娘一大早就到鋪子里來了。蔓兒姐,你知道,我娘因為沒兒子,心里虛,她啥都聽我爹de。她又膽小,怕咱奶。”

  “咱奶這才回來住了一天,就是這樣。要是多住幾天,又得把我爹和我娘給拿住了。”

  連葉兒一臉de憂慮。

  “葉兒,這就得靠你加把勁。”連蔓兒想了想,就告訴連葉兒,“要么,你們就搬出來,沒人會說你們啥。你們要是還在那住,這啥能干啥不能干,那就得把握好了。”

  周氏拿捏慣了連守禮和趙氏,也拿捏慣了連守信和張氏,可以說對這四個人de弱點了若指掌。只要這幾個人稍微一心軟,周氏就能順桿爬到她們de頭上,重新作威作福。

  現在她們一家住在新宅子里,有她們幾個孩子每天耳提面命地,連守信和張氏就不太容易再掉進周氏de手里去。

  但是連守禮和趙氏還住在老宅,實在是太方便周氏用手段了。

  連蔓兒很同情趙氏和連葉兒,如果周氏找到機會抱著連守信哭。她想,她也會很麻煩。所以連蔓兒已經盡力幫助連葉兒,她為連葉兒一家鋪好了路,但是她不能越過界。

  “葉兒。三伯娘拿不起主意來,那就得你來拿主意。”連蔓兒又道。

  “嗯。”連葉兒點點頭。

  從后院進了連記鋪子de廚房,連蔓兒就聽見里屋傳出來連蘭兒和連守信de說話聲。

  “……咱娘想回去。這啥啥都沒有。咱娘也沒法過。我一個人在這,家里還扔著他們爺三個,也不是個長久de事。再說,讓人說,咱娘這兒子、媳婦、孫子、孫女de一大堆,還用我這個嫁出去de閨女伺候,這話也不好聽。……過去有啥。那也都過去了,打斷骨頭還連著筋那,咱娘這輩子不容易,咱做兒女de,還真能記爹娘de仇……”

  “咳咳。”連蔓兒故意咳嗽了兩聲。

  屋里連蘭兒de說話聲就戛然而止。

  連葉兒就抿了嘴笑。樂顛顛地上前,替連蔓兒打起了門簾子。

  連蔓兒走進屋里,就看見炕上放了一張炕桌,連蘭兒和連守信隔著炕桌相對而坐。

  連蘭兒看見連蔓兒進來了,屁股抬了抬,卻沒站起來,只是沖著連蔓兒笑。

  “蔓兒來了。看咱們蔓兒丫頭,這模樣、這通身de氣派,就是城里那些官宦大戶de千金。都比不上咱蔓兒de一個小指頭。”

  “大姑,我就是莊戶人家de閨女。你見de官宦人家多,懂得de道理多,有些事,我正想請教請教你。”連蔓兒走過去,上炕坐了。對連蘭兒道。她可不會因為連蘭兒一句拍馬屁de話,就對連蘭兒de態度改觀。

  “對,蔓兒,你來de正好。你和你大姑嘮嘮。”連守信就道。這是將話語權交給了連蔓兒。

  連蘭兒看看連守信,又看看連蔓兒,臉色變了變之后,依舊陪笑。

  “大姑我也就是年紀大些,多見了些人。我大字不識一個,聽說蔓兒跟著先生念書寫字那,這道理啥de,大姑知道de,可不敢比那書上寫de。”連蘭兒態度十分和順地道。

  還真挺會察言觀色、見風◎使舵地,連蔓兒心想。不過,該說de話,她還是要說。

  “大姑,你剛才說,老宅那啥啥都沒有,我奶一個人沒法過。這話我就不明白了。有我繼祖哥,還能讓我奶過日子缺了啥?你非說缺東西,那我就問問你,你●和我繼祖哥,幾百里地把老人給送過來,就沒想著老人過日子該用啥,你們就不想著給置辦,就打算把老人那么一扔就完事,現在找我爹來說啥啥都沒有,這怪誰?我們顧著情面,不去挑你們這個禮,怎么你反倒找上了我們de門,跟我爹抱怨,這是哪門子de道理?”

  被連蔓兒這么質問,連蘭兒臉上就一紅一白地。

  “……有你們兒子、媳婦、孫子、孫女,這老人de責任還能推到我身上?我知道啥,是繼祖把你奶送回來,到了縣城,我擔心老太太,幫著給送回來de。”連蘭兒辯解道,“這還賴上我了?這說出去,笑話de是誰。我這照顧老太太,也是給你們de情面,你們不謝我,反而編排我de不是。”

  “大姑,這話得分情況。你本來是沒責任,不過有一句話,叫做受人之托、忠人之事。”連蔓兒意味深長地看著連蘭兒,特意在受人之托幾個字上加重了口氣。她疑心,連蘭兒肯跟來,給連繼祖做這個緩沖,是得了大房那邊de好處。要不然,以連蘭兒de精明,怎么會接下這樣一樁事。

  當然了,如果連繼祖順利走脫,連蘭兒將照顧周氏de責任推到連守禮和連守信身上,就順理成章。就如連蘭兒自己說de,她一個出嫁女,并沒有撫養周氏de責任。在眾人面前說,她照顧周氏幾天,那是出自她de孝心,連守信兄弟幾個都要領情,外邊de人也得對她豎大拇指。

  不過,有連蔓兒在,連蘭兒想因此幾面討好,只能是空想。

  “你受了我大伯、大伯娘、繼祖哥de囑托,你答應了他們,于情于理,你就得把答應de事,也就是照顧我奶這事給辦好。你要想脫卸了這個責任。你跟我們說不成。你得找我大伯、我大伯娘來,他們發話,把責任從你手里接過去了,你愛咋樣就咋樣。我們那個時候,肯定是一句別de話都沒有。”

  “在那之前,就是我奶說不讓你照顧了。讓你走,我們也不能答應。”連蔓兒淡淡地道。

  “你這……”連蘭兒被連蔓兒說de張口結舌。

  “大姑◆,要說賴,也該反過來說。你不能承擔照顧我奶de責任,當初就不該答應我大伯、大伯娘和繼祖哥de囑托。你答應了,卻不能辦事,你這不是把我奶往井里扔嗎?”

  “那天我奶說她掉井里de。我還沒明白是咋●回事。今天大姑你一來,跟我爹這么一說話,我才明白。”

  “這、這咋個話說de。”連蘭兒臉色尷尬,直瞟連守信,希望連守信給她解圍。

  連守信坐在那。就仿佛入了定de老僧般,不言不動。他現在有些厭惡連蘭兒de為人,又說不過連蘭兒,現在自家閨女來了,駁倒了連蘭兒,他不能做別de,卻也知道不應該這個時候幫連蘭兒。

  “對了,我剛進門口,聽見大姑你說。讓我們不要記我奶de仇。這話,我也有點不明白。大姑,你跟我說說,我奶跟我們都有啥仇?”連蔓兒又問連蘭兒。

  “…… ……”

  連蘭兒鎩羽而歸。

  “口渴。”連蔓兒呼了一口氣道。

  “蔓兒姐,我給你倒水喝。”連葉兒就笑著道。

  “我來,我來。”連守信就搶著去給連蔓兒倒水。

  晌午。一家人都到鋪子這來吃飯,連蔓兒就說了晌午連蘭兒來過de事。

  “好,蔓兒你說de太對了。娘聽著,這心里舒坦。就該那么問問她。她辦de叫啥事,咱礙著她de身份,沒去挑她,她反倒找上門來挑咱,就該那么問她。”張氏很高興。

  張氏是非常討厭連蘭兒,連蔓兒心想。

  將飯菜擺上桌子,一家人正要開飯,連繼祖就來了。

  一進屋,連繼祖de目光就落在飯桌上,等看見飯桌上擺de是粗米飯、兩盤熱菜一盆是土豆燉干豆角,一盆是咸菜燉豆腐,還有一個是大蔥蘸大醬,連繼祖de臉上不由得閃過一絲失望。

  “繼祖啊,吃過了嗎,再吃點不?”連守信就招呼連繼祖。

  “不了,我、我吃過了。”連繼祖就道。

  連蔓兒幾個相互交換了個眼色,她們都看見了連繼祖看飯桌上飯菜de目光。
◆   “繼祖,那你坐,我們吃飯。”連守信就道。

  一家人坐下來吃飯。

  “四叔、四嬸,你們晌午,就吃這個呀?”連繼祖坐在炕沿上,看眾人吃de噴香,就忍不住問道。

  “繼祖哥,我◎★們成天就吃這個,昨天那魚,是我家興哥送de。你沒過過鄉下de日子,以前沒分家de時候,吃de還不如這個那。”連蔓兒就道。

  “大伯是縣丞了,繼祖哥在太倉,每天肯定吃de山珍海味de。咱吃這咸菜●啥de,繼祖哥都不一定認識。”五郎就道。

  “那咱奶跟著也得那么吃唄,”小七從飯碗里抬起頭來,笑瞇瞇地道,“咱奶真享福。”

  “在這咱奶還不一樣享福?有繼祖哥和大姑倆人伺候那。咱這村里,誰有這個福氣?”連蔓兒道。

  “繼祖孝順,不怪你奶疼這個大孫子。”張氏也笑道。

  連繼祖在炕沿上坐了半晌,終于開口。

  “四叔,四嬸,我今年快考試了,好賴就看這一次de,我那還有老些書沒看。……我先回去,也好跟我爺把四叔、四嬸de意思說了。看我爺咋個說法,是來接我奶,還是打發人來陪著我奶啥de,我早點回去,這事也好早點有個定局。”

  不到一天de工夫,連繼祖也待不住,要回太倉。

  *******

  送上第二更,求粉紅。

  ********

  推薦弱顏完本書:《錦屏記》輕宅斗種田文,大宅門里de家長里短、恩怨糾葛。

  書號:1771214

  下面有直通車,點擊可以直達。(未完待續)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免責聲明 - 網站地圖

2009-2018,sunbet官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申搏sunbet_sunbet官網_菲律賓sunbet官網歡迎您*全文在線閱讀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豫icp備10207373號-1
网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