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
第六百六十八章 生死磨礪


  這件shì情發生后,所有在世貿大樓中辦公的公司,唯有宋薇蘭公司的人員傷亡率是零,當然,這個數字bú包括自己和葉天在內。

  由于公司每年都會投保,經過911shì件后,算下來宋薇蘭非但沒有損失錢財,甚至還能賺上bú少,現在她的公司已經在另外的地方選址暫時進行辦公le。

  要bú是聽從le兒子的話,宋薇蘭之前并沒有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,否則她這次最少能進賬數十億,從此次全球股災中狂賺一筆的。

  當然,如果那樣一來,恐怕葉天還要更加的倒霉,他現在所遭受的厄運就是因為泄露天機所致,否則以葉天趨吉避兇的能力,豈會受到這么致命的傷害?

  “世界要bú太平le。”

  葉天嘆le口氣,從他在布置香港的風水陣法時,就感覺到天地元氣起le變化,在未來的幾年中,某些地區會發生很大的變動。

  “媽,在京城住著吧,沒shì別再出國le。”

  想le一下☆,葉天看向le于清雅,說道:“清雅,那工作要bú別做le,來香港陪我吧!”

  要說葉天還會對誰感到愧疚,那就只有于清雅le。

  從結婚到現在,葉天都沒在家里呆上幾天,反而連累的于清雅為他擔驚受怕,這讓葉天感覺自己沒有盡到做丈夫的職責。

  “好,等到香港之后,我就打辭職報告!”于清雅點le點頭,態度之堅決,讓葉天都愣le一下。

  “哎,我說,你bú會是想著下半輩子就照○顧我這殘疾人吧?”葉天忽然有些回過味來le,他昨兒也看le醫院對他脊椎傷勢的報告,說是癱瘓的幾率比較大。

  “這樣也挺好,你平時都沒時間陪我說話的,以后咱們天天都能在一起le。”

  于○清雅臉上雖然笑著,但眼中卻是有些霧氣出現。為le避免刺激葉天,她其實是在強作笑顏。

  “別,你辭職報告還是留著吧,我也bú用你照顧一輩子。”

  葉天搖起le頭,他知道妻子還是非常喜歡這份工作的,而且他葉天也bú會真的一輩子躺在床上。

  雖然僅僅是過le一夜的時間,但是葉天能感覺到,他那股強大的神識。對于治療傷勢還是有幫助的。

  在神識的包裹下。脊椎傳出的疼痛幾乎影響bú到葉天le,而且那幾塊碎骨也有被煉化的跡象,葉天相信。假以時日,他的傷勢肯定能得到復原的。

  “相信你老公,你老公就是個無所bú能的超人!”見到于清雅還待說話。葉天笑le笑,用剛剛能動彈的右手,握住le妻子放在床邊的手。

  “臭美吧你!”

  見到葉天回復le以往的神態,于清雅bú禁破涕為笑,xīn中的陰影減輕lebú少,似乎只有這樣的葉天,才會讓她感覺到踏實。

  “小師弟,你后背的能量是怎么回shì,那bú像是真氣啊?”

  見到葉天精神bú錯。茍xīn家也走le過來,這架飛機飛行時十分的平穩,甚至感覺bú到什么顛簸。

  在臨上飛機的時候,茍x○īn家將用真氣護住葉天后背的脊椎,只bú過卻是被一股說bú出來的能量給彈le回去。

  如果bú是茍xīn家收手的早,怕是都會受到一些傷害,剛才葉天被眾人圍著。茍xīn家一直沒找到機會詢問,現在■卻是終于憋bú住問le出來。

  “媽,清雅,你們也都累le,去后面休息下吧。我和師兄說說話!”

  聽到茍xīn家的話后,葉天沉吟le一下。看向周圍的人,說道:“左師兄和南師兄留下吧,對le,嘯天,你也留在這里!”

  葉天修煉出神識的shì情,本來是bú宜外傳的,但是南淮瑾bú遠萬里之遙前來救助他,僅憑這一點,葉天就無法對他做出隱瞞。

  “好,嘯天,你別太勞累le啊!”宋薇蘭知道兒子有shì情要和別人談,當下拉le拉兒媳,和丈夫等人一起走到le后艙。

  “小師弟,我發現你身上的那股能量,雖然數量bú多,但質量卻是極高,我修煉le一個多甲子的真氣,乍然接觸之下,居然潰bú成軍啊!”

  見到在場沒有le外人,茍xīn家將xīn中的疑問盡數說le出來,他和葉天以前也比試過,熟知他的氣機,可是葉天體內的那種新能量,卻是茍xīn家從未見聞過的。

  “元陽兄,你說的什么啊?”

  就是上飛機之前發生的shì情,茍xīn家還沒來得及對旁人說起,是以聽到茍xīn家的話后,南淮瑾左家俊等人均是一臉驚奇的看著他。

  “淮瑾老弟,我說bú清楚,你試試吧!”

  茍xīn家苦笑著搖le搖頭,對南淮瑾說道:“你注入一股真氣到小師弟的體內,注意一點,要隨時做好將其收回的準備!”

  “好!”見到茍xīn家bú像是在開玩笑,南淮瑾當即深深吸le口氣,將右手扶在le葉天的肩膀上。

  其實修煉到煉精化氣的境界之后,已然勉強可以真氣外放le。

  而到le煉氣化神,就能夠細微的控制真氣進入到別人體內,這也是氣功能療傷的說法之一,修為精湛的人,的確可以使用真氣幫別人調理身體。

  bú過真有這種功夫的人,大多都是想茍xīn家和南淮瑾這種垂垂老矣之人,根本就bú會出現在一些公眾場合里。

  現在社會上的那些大師,基本上都是對練氣功夫一知半解然后掛著羊頭賣狗肉的江湖騙子,實在是bú足為信。

  南淮瑾和葉天修煉的bú是一種功法,所以十分的謹慎,只見葉天肩頭一顫,一股真氣順著葉天的肩部經脈往下游走而去。

  葉天體內的真氣早已是賊去樓空,一縷都沒剩下來,所以南淮瑾的這股真氣一路是暢通無阻,很快就來到le葉天的脊椎處。

  “嗯?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”

  就當南淮瑾控制著這股真氣,想要繼續往下走的時候,忽然之間觸及到le一股能量,而他的那股真氣就像是陽春白雪一般,瞬間就被消融掉le。

  由于是用xīn神在控制那股真氣,南淮瑾也是受到le一絲損傷,身體連連后退le兩步,臉上滿是驚駭的神情。

  和茍xīn家一樣,南淮瑾這身功力也是苦修le數十年得來的,他自問功力之精純,這世間也無幾人能與自己相比。

  可是在葉天體內的那股能量面前,自己苦修數十年的真氣,就像是土雞瓦狗般bú堪一擊,這對于南淮瑾來說,真的感到很難接受。

  南淮瑾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,遲疑著開口問道:“葉師弟,你……你是否掌握le神識妙用?”

  早年南淮瑾頗有際遇,這才轉文修道,多年一直研究佛理道經,他所知道的shì情,甚至比茍xīn家等人還要多一些的。

  而南淮瑾此話一出,茍xīn家和左家俊均是神色震動,臉上露出驚容,到le他們這般修為境界,自然知道神識是什么。

  “南師兄果然是見多識廣。”看到南淮瑾一下子就猜出le自己那股能量的來歷,葉天也是佩服bú已。

  “沒錯,小子最近多有磨礪,數次經歷生死瞬間,也摸到le那層門檻,只是到底有沒有邁進去,我自己也是bú得而知的。”

  葉天的臉上露出le苦笑,按說修道之人,境界越高深,真氣也應該愈發的厚重凝練,這精氣神是缺一bú可。

  但是葉天現在的狀況卻是神識強大,堪堪能達到陽神出竅☆的境界,可體內真氣偏偏是一絲全無,葉天也bú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shìle。

  “師父,您說的是什么啊?”

  場內唯有周嘯天聽的有些摸bú清頭腦,他此刻bú過是煉精化氣的修為,距離煉氣◎化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根本就沒到修精神的時候。

  “嘯天,別打岔!”

  茍xīn家擺le擺手制止le周嘯天的話,轉臉看向葉天,沉聲問道:“小師弟,你果然進入到le煉神返虛的境界?”

  要知道,茍xīn家和南淮瑾均是在煉氣化神這一境界停留le很久,始終都摸bú到下個境界的功法。

  他們甚至一度認為,煉神返虛bú過是古人以訛傳訛,憑著想象力杜撰出來的,可眼下發生在葉天身上的shì情,卻是讓茍xīn家和南淮瑾看到le一絲晉級的希望。

  “大師兄,我前duàn時間打le黑拳,在那生死瞬間的時候,領悟到le一些東西,bú過卻是沒能踏入那個門檻。”

  葉天的表情有些迷惘的說道:“這次醒轉之后,莫名其妙的就擁有le神識,可是與典籍中的記載也多有bú同,我也bú知道是否就是煉神返虛。”

  “黑拳?怎么回shì?”

  茍xīn家等人并bú知道葉天在美國打黑拳的shì情,當下詳細的詢問le一番。

  聽完shì情的原委后,幾人bú由面面相覷,敢情一直都被他們所看bú起的外國人,居然也有如此犀利的攻擊,竟然能逼得葉天險死還生!

  “生死之間,果然是有大智慧啊!”

  茍xīn家和南淮瑾對視le一眼,忍bú住嘆le一口氣,他們倆雖然可以稱得上是老而彌堅,但要想像葉天那般以生死拳賽磨練自身,卻是bú可能的le。

  ---

  ps:第二更,最近有點卡,在整理下面的情節,一旦順暢le,胖子會連爆幾天的,馬上十號le,求幾張yuepiao支援!

  。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關于我們 - 聯系我們 - 免責聲明 - 網站地圖

2009-2018,sunbet官網 版權所有 - 免費提供申搏sunbet_sunbet官網_菲律賓sunbet官網歡迎您*全文在線閱讀

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,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,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。

豫icp備10207373號-1
网球